28 2018-02

今天,我又拉黑了一个微信好友

责任编辑:admin   文章来源:未知

绝交,在当下好像真的很便(bian)宜。

加个黑名单,换个手机号,基本上就完成了所有姿势。

比如我的好友莹莹,前几天到了美国旅游,在朋友圈晒了张图,就被曾经要好的高中同学给“教育”了一番:“哟,你怎么也跟那个辱华的中国留学生一样了,美国的空气真有那么甜?”

莹莹气不过,就和她吵了起来。最终,两人以互删联系方式,作为争吵的结尾。

不需要患难见真情,越来越便捷的信息交流,早就把每个人的观点和态度暴露无遗。

但有些人,本就是用来绝交的。

东汉末年的两位名士管宁和华歆,两人同吃同住同读书。

某天,两人正坐在同一张席上读书时,一辆豪华的车从门前经过。

管宁就跟没看见一样,华歆却放下书,跑出去看热闹。因为金钱观不合,管宁说:“咱俩做不了朋友。”

他把坐着的席子裁成了两块,昭示两人正式斩断情谊。

今天,我又拉黑了一个微信好友

三观不合,不必要硬融,因为思想、感官、经历,全都不一样,相处起来就累。

比如上文中提到的莹莹和高中同学,一个认为对方崇洋媚外,一个认为对方不可理喻,谁也不能说服谁,争吵过后,一拍两散。

就我来说,在朋友圈里也有不待见的人:天天晒假冒伪劣产品还忽悠大家赶紧买的,通过验证后的第一句话就是约不约多少钱的,还有恬不知耻一到节假日熟不熟都群发要红包的……简直看到一次就要立马拉黑。

这样的朋友,我一直秉承的原则是:绝交要趁早。

在《亲爱的安德烈》中,龙应台曾对儿子说:

“人生,其实像一条从宽阔的平原走进森林的路。

在平原上同伴可以结伙而行,欢乐地前推后挤、相濡以沫;一旦进入森林,草丛和荆棘挡路,情形就变了,各人专心走各人的路,寻找各人的方向。”

朋友至少有两种,一种是你为生活交的,另一种是生活为你交的。

周遭的环境变了,所以故友之间的联系淡了,关系浅了,没有共同语言了,这些现象看起来残酷,却无法避免。

但生活为你交的朋友,却吵也吵不散。

谁都不傻,时间总是可以给出最好的答案,然后安排最好的结局。

所以朋友不怕少,真情真意就行。

今天,我又拉黑了一个微信好友

有个段子是这么讲的:

"你女朋友的缺点多不多?""像星星一样多"

"那优点呢""像太阳一样少"

"那你为什么会选择她?""因为太阳一出来星星就消失了啊"

其实这个段子放在友情上,也同样适用。

缔结友谊的要素,在于对方的的优点,而不在于对方毫无缺点。

余华谈起好友莫言时就说:“我和他就住在同一个宿舍,我知道他所有的毛病,他也知道我的,但是我们都不说。”

友情容纳的空间有限,需要双方对等的包容和付出。

如果实在做不到,难以忍受对方的缺点,那么要好的时候拼劲全力,绝交的时候不要留情,该淡就淡,这也是一种成熟。

如此《奇葩说》某期辩题“朋友是负能量狂魔,要不要跟ta绝交”,结论就很明了了:如果你本身不够强大,不能在ta埋怨生活辛苦,爱情受挫,工作不顺时有效地安慰ta,反而受其影响,自己也变得负能量,那么果断拜拜也无可厚非,免得救人不成还拖累自己。

今天,我又拉黑了一个微信好友

不过还是希望,一段友谊能欢欢喜喜地开始,也能体体面面地结束。

即使绝交,也不要口出恶言,反目成仇。

就像小仲马在《茶花女》当中写的那样:

“我不够富,不能像我希望的那样爱你。

我也不够穷,不能像你希望的那样被你爱。

让我们彼此忘却。

你是忘却一个对你来说相当冷酷的姓名。

我是忘却一种我供不起的幸福。

然后,山高水长,各自安好。”
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